01、郁闷是因为能力和欲望不匹配


在《达生》篇里,庄子给了我们一个建议:如果你觉得在人世间想要的东西已经远远大于你需要的东西,而且你的能力又不足以支撑你的欲望的时候,你应该做一点儿减法。


这对于现代人来说,的确不容易。


小梁有一个算法,或者叫公式。我认为所谓的郁闷,就是你的欲望大于世间给你的机会,别人想要你做的事情,远不如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时,就会形成郁闷。


现在很多年轻人,二十几岁,读书不少,对各种微信公众号上的商业模式研究得也很深入,所以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产生了所谓的郁闷感。


一旦外界让你做的事情大于你的能力和欲望,就形成了压力。你看过深海里的鱼吗?它为什么不炸?那是因为虽然海底的压力很大,但它体内的压力和体外的压力是一样的,所以它会很舒服。


对于现代人来说,我们需要花一点时间去研究一件事情——你的能力和你的欲望,以及外在的机缘之间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配比关系。


如果可以的话,让自己的能力略微比自己的欲望高一点儿,你就会觉得做事很轻松,游刃有余。让自己的欲望略微低一点儿,你就会活在自在当中。反而言之,你的能力小于欲望,你的欲望又大于社会给你机会的时候,就很难保持舒服的状态。


庄子的《达生》篇就在讨论这个问题。他说:“事奚足弃而生奚足遗?”——是一件事值得放弃,还是你内在的生命能量值得放弃呢?庄子给出的答案是“弃世则形不劳,遗生则精不亏”。


把大部分能够不做的事情放弃掉,你的身体就不会处于劳顿当中。把生活的琐事放置一边,内在的精力不会亏损。


这两句话的确很高级。


02、放下很多事,精力反而更旺盛


我们现在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每天好忙。忙是因为我们的心死了,我们的心就像螨虫一样,被遗弃在生活的床垫上。是不是真有这么多事情需要我们忙呢?


有一天,我和老吴(吴伯凡)就在讨论这个事。我发现自己每天居然要花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刷微信,浏览一个叫“看一看”的功能——那个东西会让人上瘾,因为它会搜集你喜欢的东西——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。


其实,两个小时都可以看完一本书。如果你精读一本书,每天读两个小时,连续读一周的话,基本上可以把《围城》看完。实在不行,看《神雕侠侣》《倚天屠龙记》还可以学点儿中国传统文化。《天龙八部》还可以帮助你了解厥阴经、太阳经、少阴少阳等各条经络的关系。很多人的传统文化和中医知识,都是在看金庸著作的时候学会的。


而我们在做什么?我们在刷微信,重复看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。自从我点过一次汽车的新闻之后,它天天给我推送各种SUV的信息。我现在已经基本对国产的各种SUV了如指掌了,才知道原来中国已经出现了那么多性价比还真不错的SUV。


然后一看,又觉得没劲了,因为看多了就会产生一种厌倦感。但是第二天又会继续看,这种厌倦之后的继续,很是让人烦恼。


那是一种扔又扔不掉,拿又拿不起,心里不渴望,行为上放不下的糟糕的矛盾状态。


庄子说:“弃世则形不劳,遗生则精不亏”,就是在告诉我们这些事儿没那么重要,把它们放下、扔了也没啥关系,你的精力反而更加充盈。


然后他说:“夫形全精复,与天为一”——当慢慢把这些东西都扔下之后,自己身体内的“力比多”——荷尔蒙生长素就会增加。


当然不仅仅是这些,用《庄子》和中国道家的术语,叫作“形全精复”——慢慢地内在脏器会自我修复,然后你的能量就会充盈起来。


你甚至会觉得自己有了一种爱的能力,这其实是一种精满神旺的感觉。不是想逮谁就扑谁,而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山也好看,水也好看,小孩儿很可爱,同事也亲和的一种精神充盈的状态。做事情不疾不徐、不蔓不枝。


03、你放松了,世界就放松了


当一个人把大部分能不干的事情全部省下,全神贯注地让自己精满神旺的时候,他就会达到一种“与天为一”的状态。

我采访过几位出家人,我问他们:“你们出家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”有一位出家人说:“我太幸运了,我的老师居然让我干了一件事情。”我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
他说他的师父告诉他们:“你们不要一来修行出家就打坐,先给我去睡觉。你们以前太累,心里的事儿太多,把手机给我关了。不读书、不看报、不玩手机,定点就来吃饭,其他时间就去睡觉。浑天黑夜地先睡上一个月,睡到饱为止。”甚至让他们进入一个全黑的房间,叫“闭黑关”。


我以前看过哈佛大学的一个研究:由于电灯的发明,加上日常生活的压力,现在很多人的生物钟是紊乱的。但是这个地球上所有的生物,都会受到来自于地球自转和围绕太阳公转所形成的生物节律的影响。对于那些生物钟紊乱的人,让他在黑暗之中连续待个七八天就好了,反正饿了就去吃,想上厕所就去上,想睡觉就睡。


你知道吗,一个现代人每年认识的人,可能比一个古代人一辈子认识的人还要多。好多古人一辈子就住在村子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,认识的人也就那么一百来号,所以他没有记住那么多复杂关系的需求。要做的事也不复杂,每天都是很有规律地做事情。


所以很多中国人,尤其是童年在小城市里生活过的人,就比如我,八线城市攀枝花来的,被一下子扔到万丈红尘之中,事儿一多之后就烦。脾气一暴躁,就容易引发亲密关系紧张,就容易绝望。从暴躁,到沮丧,到绝望,到努力打鸡血,努力养生。恶性循环,周而复始。


我那位出家的朋友说他太幸运了,他的师父让他吃饱喝足,想运动就运动,想待着就待着,反正不让他接触人,不让他看手机,不让他看书。他说一个月之后,那个清明啊,闻见肉都不想吃(因为很多猪、鸡吃了太多有添加剂的饲料以后有点儿塑料的味道,他就不爱吃了)。他就喜欢吃在山里跑的鸡下的蛋,吃山里种出来的蔬菜。


他说:“你会觉得每一顿饭都很好吃,菜是甜的,西红柿咬在嘴里,有一种浓浓的番茄味。晚上早早就困了,白天早早就醒了。想睡觉,坐着就能睡着。起来干点儿什么吧,也不累。


就是这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仅仅是因为不看书、不读新闻,所以没有因为人民币贬值感到焦虑;没有对台湾至今还没收回来感到愤怒和焦虑……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些消息。欧洲怎么样了,李嘉诚怎么样了,与你半毛钱关系没有。”


这些事情就发生在短短的一个月以内。这真是印证了庄子所说的“夫形全精复”,外在的形和内在的生性都重新补全了,精神和精力开始恢复了,你就有一种“与天为一”的自然感。


这位朋友甚至告诉我:“原来人真的是动物的一种,当你安静下来,恢复了精力以后,躺在床上,早上被鸟叫醒,你能听到一只公鸟和一只母鸟在吵架(也不一定是吵架)。你听得很清楚这只是公鸟,那只是母鸟,而且有两只母鸟,一只公鸟。”


我说:“这是你心里内在的投射吧?”他说:“在鸟的世界里,公鸟和母鸟之间的关系好像简单得多。”


他甚至能听见阳光照在树叶上,花朵慢慢绽放的声音。我说:“你有没有那么夸张啊?”他说:“我想象的。但是夜晚在月下,你真的可以听见花开的声音。”我说:“我相信。”


某年中秋,朗朗明月,我约徐爷(徐文兵)吃茶,喝完酒出来走到一束花前,他说:“哎,你看。”我说:“什么?”他回答:“花在开。”果然那束花在我们面前“啪”地瞬间打开,就像伸了个懒腰一样,你能听见花开的声音。


秋天来的时候,听着叶子落在其他的叶子上面“fufufu”的声音,你会随着天地之间气息的升腾和降落,感受到万事万物生命的成住坏空。到那时,你自然而然就理解了你和世界紧密相连的“与天为一”的感觉。


这一切,仅仅是你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不看微信、不看报纸、不打电话、甚至连书都不看,没有所谓的对生活的梦想,没有对过往、对别人撒过谎之后的愧疚就能做到的。


这就叫弃世,放弃事情——“弃世则形不劳,遗生则精不亏,夫形全精复,与天为一”。


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你放松了,世界就放松了。